《和睦廣角鏡》同工間的「戰爭與和平」

作者:麥中堂

不久前,某教會一位領袖朋友知道我是愛與衝突和睦事工的會牧,就感慨地對我說,學習這些衝突處理、和睦相處之道有用嗎?原來約五、六年前,他教會的新任牧師與在教會服事多年的女傳道不和,想要解聘女傳道。執事會眼看勸解不了教牧之間的衝突,就請他們宗派的監督來調停。幾經會談商討之後,宗派監督根據該宗派的條例,裁定主任牧師有權選擇聘任和建立適合他的同工團隊。

結果還是未能挽回女傳道被解聘的決議,因此也引起一群擁護該女傳道的會眾的不滿和不服。之後多有年輕人離開,致使該教會的年輕人事工嚴重受挫。這位朋友繼續補充,他們宗派曾經全面推行和鼓勵所有牧者、長執、領袖一起學習“The Peacemaker”(中譯《我們和好吧!》)一書,當遇到衝突時卻似乎沒有作用。他是認為宗派監督只是例行公事,並沒有(或不能)處理好衝突事件。我當時除了表示同理他們處境的困難之外,也實在愛莫能助。因為衝突調停的複雜性,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解釋清楚,或簡單贈他一兩句經文就能解決的。 

大部分人都有一個錯覺,以為衝突處理,就是學習一些知識、方法、談判技巧之類的。其實,人際關係方面的衝突與和睦,關鍵不只是在於知識與方法,更多在於人!因為衝突的根源在於人的本性;和睦的建立在於人性的改變

筆者借用托爾斯泰的書名《戰爭與和平》,希望透過幾期的專文來談教會同工之間的衝突與和睦。的確,這是一個既常見又古老的議題,連聖經也記載了保羅與巴拿巴的紛爭。大部分人對衝突與和睦的認知和觀念,往往帶有一些片面或偏差,我想藉此機會分享一些個人的看法。 

最常見的一種心態,就是以結局來決定過程或方法的合理性(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)。意思就是,過程與方法的合理性取決於事情的結果,而不在於公平、道德、法理、人性和道義等因素。然而,什麼是所謂「好的結果」呢?答案因人而異!往往是,如果符合我的意願、訴求或利益的,就是好結果,所用的方法與過程就可以被接受!其實,什麼是「好的結果」?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!我們固然需要透過一些客觀的條件來衡量(如合法性

、公平等),但也不能忽略一些主觀性的因素(如人性、情理等)。這看來似乎是個矛盾,但是基督徒應該可以理解。因為按律法的義,人人都犯了罪,結局就是死;然而因著愛,上帝賜下自己的愛子耶穌作為贖罪祭,叫人因信稱義。 

以先前的案例來說,從主任牧師的一方看,監督的裁決是正確的,衝突得到了最好的處理;從擁護女傳道的一方看,她被解聘以及帶來後續的種種負面影響,就是不好的結局,衝突沒有被妥善的處理。很明顯的,衝突事件的雙方,都是以結局來衡量裁決的合理性(對錯與好壞),而不是審視裁決過程的理據與推斷邏輯。 

至此,可能有些讀者會問到底誰對?或許有人心中也作了自己的裁決。對不起,令這些讀者失望了,本文的目的不在於分辨那個裁決的對與錯,而要指出我們看問題的一些常態。其實,我們也無從分辨。因為我們不是當事人,沒有了解事件的事實和細節,也不知道裁決的理據與推論,怎能分辨呢?我們很習慣把自己的對錯標準和價值,直接投射到事件來理解問題。仔細想想,當我們讀保羅與巴拿巴的紛爭時(徒 15:36-40),心中有沒有一種判斷誰對誰錯的衝動?有興趣的讀者,請留意下期的專文。 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