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領導與跟隨》女人,在領導與跟隨中沉浮

作者:王蘭馨

至今我仍無法忘記梅那憤怒、哀痛、不解的眼神,像極了一隻受傷的母獅,蜷曲在洞口一角,時而痛苦呻吟,時而憤怒咆哮,卻又困惑不解自己為何受傷,而且還傷的這麼深。

姣好的面龐,聰明的頭腦,清晰的思路,便給的口才,俐落的手腳,加上工作的歷練,讓她看起來更加幹練,逐漸在職場撐起了一片天地,也成為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。除了開不完的會,做不完的工作,梅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。孩子的生活起居,上下學接送,她忙碌的身影,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路上,也旋轉於工作、家庭、教會、學校之間。

她不明白為何如此為事業打拼、為家努力付出,竟換來先生的無情與冷漠。先生回家時間越來越晚,到家後話語越來越稀少。心中的委屈、不平、抱怨導致兩人衝突更加激烈,最後先生遞來一紙離婚書,好似一顆威力強大的炸彈,將梅炸得遍體鱗傷,差點粉身碎骨。

「問題究竟出在哪裡?」梅不解地問。當她細細回想,夫妻關係的拐點,應在孩子出生後,要照顧孩子又要工作,忙得喘不過氣來。為求效率,她迅速果斷處理事情,對先生也逐漸頤指氣使,先生慢條斯理的個性,梅越顯不耐,甚至常越廚代庖,幫他作決定。先生一家之主的角色逐漸模糊,進出的身影越來越飄忽無聲。最後的轉身離去,成了他天雷地動的抗議。

現代新女性的的難題

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像梅一樣的女性已不在少數。君不見,學校中名列前茅的有許多是女生。職場上,女老闆、女性主管已稀鬆平常。在教會裡,追求、屬靈、又有恩賜的姐妹越來越多。這些獨立自主的女性步入婚姻,要照上帝的話說:「你們作妻子的,當順服自己的丈夫,如同順服主。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,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;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。」(弗五22-23)心中不免掙扎。在這時代,還談丈夫是妻子的頭,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?回頭再看身邊的「頭」,不像頭,倒像烏龜。聖經的話會不會太落伍了?

腦海中浮現許多像梅一樣優秀、能幹的現代新女性,在跟隨丈夫的事上掙扎沉浮。她們在社會上叱吒風雲,獨當一面,但走進家門後的婚姻之路,卻極其坎坷。為何在外指揮若定的女強人,在家裡卻當不了家?夫妻為爭取芝麻綠豆的主權,可以唇槍舌劍,寸土不讓。家,不是天堂,卻成了戰場。可悲的是,婚姻中的戰爭,從來沒有誰贏誰輸,到最後總是兩敗俱傷,全盤皆輸。

神設立婚姻的計畫

神造男造女,設立婚姻,定有祂精心的設計與計畫。沒按照藍圖蓋的房屋一定問題重重。翻開聖經,「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,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,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,名叫亞當。」(創二7)「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,使他修理,看守。」(創二15)神交給男人看守管理的使命,為伊甸園的成敗負責。

然「耶和華神說:『那人獨居不好,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。』」(創二18)為了幫助男人完成神託付的計畫,神精心創造一個最適合他的女人。女人的被造,是上帝精緻的傑作,創造的高峰。令人難以明白,神竟從保護男人心臟、最貼近男人肺腑的肋骨中取出一條來造女人。肋骨,既細緻又脆弱,也有支撐與保護功能。身為女人,我從沒想過,神會將支撐和保護男人生命最重要部分的責任交給我們。為了讓男人完成神給他的使命,神為他量身打造一個最適合的配偶來幫助他。女人受造何等奇妙,神給女人聰明、智慧、才幹與恩賜,是為了她的丈夫,完成其特殊計畫與目的。

我也相信,神既將管理的任務交給男人,在男人生命中,一定有神預備他擔任領導者所需要的質素與能力。雖然可能目前看不到,並不表示他沒有。神將聰明智慧給女人,是要女人善用智慧,有伯樂般的慧眼識出,她的配偶是一匹將被神使用的千里馬。每個男人在婚姻初期都像一塊璞玉,等待智慧的妻子用愛、用鼓勵慢慢將其中的寶玉顯現出來。

男人的心靈原鄉

因此,神將男人放在家庭的領導位置,成為「頭」。「頭」的位置,是男人的心靈原鄉,如果妻子將丈夫的位置擺對了,給他應有的欣賞與尊重,一切也就安定就緒。即使剛開始沒有發揮該有的功能,在妻子的鼓勵與幫助下,頭是可以學習的。更何況有基督成為榜樣,「丈夫是妻子的頭,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;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。」(弗五23)「你們作丈夫的,要愛你們的妻子,正如基督愛教會,為教會捨己。」(弗五25一個以基督為榜樣,用捨己、接納、塗抹、聖潔的愛來愛妻子的丈夫,一定會是一個讓人願意跟隨的帶領者。

然而,人因犯罪無法用基督捨己、服事的愛來領導,反而抓權掌控,在「頭」的位置上墮落,以致頭不像頭,成為今日男人痛苦的來源,也造成女人在跟隨上的諸多困難。男人需要接受救贖,領受基督的福音,重新恢復神在創造之初所賦予男人的尊榮。

女人以順服來幫助

神給女人的挑戰是,或許丈夫尚未完全,他們的愛與領導仍在血氣與得贖中跌撞爬行。作妻子的,是否願意以順服基督的心來順服丈夫,幫助他成為真正的領導者。

對梅來說,總認為誰對就聽誰的。「許多事,在他還搞不清楚時,我就知道答案了。」梅一副幹練的說。「這或許就是我扼殺他、也扼殺了我們婚姻的原因。」梅若有所悟。如果有機會重來,會怎麼做呢?「我應該按耐住自己想速戰速決的衝動,聽聽他的想法。他的深思熟慮,常比我想的週全。我也看到自己何等驕傲,以為自己的決定一定是最好的,先生就該聽我。」梅在神面前懊悔不已,求神真給她一個機會重來。

或許有人問,「如果先生作錯決定時,妻子仍要順服嗎?」當然,順服並非盲從。真正的順服,是以尊重的態度,放下自己的堅持,以開放的心陪伴先生一起成長。為了幫助丈夫作更好的決定,適時給予犯錯的空間,一起承擔錯誤的代價而不指責,反而讓先生對重要決定更加謹慎,事前徵求妻子或諮詢他人意見,共同討論。

一個真正優秀的現代新女性,或許在職場上叱吒風雲,但回到家,懂得柔軟身段,尊重丈夫「頭」的角色,願幫助他成為更好的領導者。這樣的妻子,必得丈夫的感激,以更多的愛與尊重來回報。

「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?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。她丈夫心裡倚靠他,必不缺少利益;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。」(箴三十一10-12

至今我仍無法忘記梅那憤怒、哀痛、不解的眼神,像極了一隻受傷的母獅,蜷曲在洞口一角,時而痛苦呻吟,時而憤怒咆哮,卻又困惑不解自己為何受傷,而且還傷的這麼深。

姣好的面龐,聰明的頭腦,清晰的思路,便給的口才,俐落的手腳,加上工作的歷練,讓她看起來更加幹練,逐漸在職場撐起了一片天地,也成為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。除了開不完的會,做不完的工作,梅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。孩子的生活起居,上下學接送,她忙碌的身影,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路上,也旋轉於工作、家庭、教會、學校之間。

她不明白為何如此為事業打拼、為家努力付出,竟換來先生的無情與冷漠。先生回家時間越來越晚,到家後話語越來越稀少。心中的委屈、不平、抱怨導致兩人衝突更加激烈,最後先生遞來一紙離婚書,好似一顆威力強大的炸彈,將梅炸得遍體鱗傷,差點粉身碎骨。

「問題究竟出在哪裡?」梅不解地問。當她細細回想,夫妻關係的拐點,應在孩子出生後,要照顧孩子又要工作,忙得喘不過氣來。為求效率,她迅速果斷處理事情,對先生也逐漸頤指氣使,先生慢條斯理的個性,梅越顯不耐,甚至常越廚代庖,幫他作決定。先生一家之主的角色逐漸模糊,進出的身影越來越飄忽無聲。最後的轉身離去,成了他天雷地動的抗議。

現代新女性的的難題

二十一世紀的今天,像梅一樣的女性已不在少數。君不見,學校中名列前茅的有許多是女生。職場上,女老闆、女性主管已稀鬆平常。在教會裡,追求、屬靈、又有恩賜的姐妹越來越多。這些獨立自主的女性步入婚姻,要照上帝的話說:「你們作妻子的,當順服自己的丈夫,如同順服主。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,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;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。」(弗五22-23)心中不免掙扎。在這時代,還談丈夫是妻子的頭,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?回頭再看身邊的「頭」,不像頭,倒像烏龜。聖經的話會不會太落伍了?

腦海中浮現許多像梅一樣優秀、能幹的現代新女性,在跟隨丈夫的事上掙扎沉浮。她們在社會上叱吒風雲,獨當一面,但走進家門後的婚姻之路,卻極其坎坷。為何在外指揮若定的女強人,在家裡卻當不了家?夫妻為爭取芝麻綠豆的主權,可以唇槍舌劍,寸土不讓。家,不是天堂,卻成了戰場。可悲的是,婚姻中的戰爭,從來沒有誰贏誰輸,到最後總是兩敗俱傷,全盤皆輸。

神設立婚姻的計畫

神造男造女,設立婚姻,定有祂精心的設計與計畫。沒按照藍圖蓋的房屋一定問題重重。翻開聖經,「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,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,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,名叫亞當。」(創二7)「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,使他修理,看守。」(創二15)神交給男人看守管理的使命,為伊甸園的成敗負責。

然「耶和華神說:『那人獨居不好,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。』」(創二18)為了幫助男人完成神託付的計畫,神精心創造一個最適合他的女人。女人的被造,是上帝精緻的傑作,創造的高峰。令人難以明白,神竟從保護男人心臟、最貼近男人肺腑的肋骨中取出一條來造女人。肋骨,既細緻又脆弱,也有支撐與保護功能。身為女人,我從沒想過,神會將支撐和保護男人生命最重要部分的責任交給我們。為了讓男人完成神給他的使命,神為他量身打造一個最適合的配偶來幫助他。女人受造何等奇妙,神給女人聰明、智慧、才幹與恩賜,是為了她的丈夫,完成其特殊計畫與目的。

我也相信,神既將管理的任務交給男人,在男人生命中,一定有神預備他擔任領導者所需要的質素與能力。雖然可能目前看不到,並不表示他沒有。神將聰明智慧給女人,是要女人善用智慧,有伯樂般的慧眼識出,她的配偶是一匹將被神使用的千里馬。每個男人在婚姻初期都像一塊璞玉,等待智慧的妻子用愛、用鼓勵慢慢將其中的寶玉顯現出來。

男人的心靈原鄉

因此,神將男人放在家庭的領導位置,成為「頭」。「頭」的位置,是男人的心靈原鄉,如果妻子將丈夫的位置擺對了,給他應有的欣賞與尊重,一切也就安定就緒。即使剛開始沒有發揮該有的功能,在妻子的鼓勵與幫助下,頭是可以學習的。更何況有基督成為榜樣,「丈夫是妻子的頭,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;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。」(弗五23)「你們作丈夫的,要愛你們的妻子,正如基督愛教會,為教會捨己。」(弗五25一個以基督為榜樣,用捨己、接納、塗抹、聖潔的愛來愛妻子的丈夫,一定會是一個讓人願意跟隨的帶領者。

然而,人因犯罪無法用基督捨己、服事的愛來領導,反而抓權掌控,在「頭」的位置上墮落,以致頭不像頭,成為今日男人痛苦的來源,也造成女人在跟隨上的諸多困難。男人需要接受救贖,領受基督的福音,重新恢復神在創造之初所賦予男人的尊榮。

女人以順服來幫助

神給女人的挑戰是,或許丈夫尚未完全,他們的愛與領導仍在血氣與得贖中跌撞爬行。作妻子的,是否願意以順服基督的心來順服丈夫,幫助他成為真正的領導者。

對梅來說,總認為誰對就聽誰的。「許多事,在他還搞不清楚時,我就知道答案了。」梅一副幹練的說。「這或許就是我扼殺他、也扼殺了我們婚姻的原因。」梅若有所悟。如果有機會重來,會怎麼做呢?「我應該按耐住自己想速戰速決的衝動,聽聽他的想法。他的深思熟慮,常比我想的週全。我也看到自己何等驕傲,以為自己的決定一定是最好的,先生就該聽我。」梅在神面前懊悔不已,求神真給她一個機會重來。

或許有人問,「如果先生作錯決定時,妻子仍要順服嗎?」當然,順服並非盲從。真正的順服,是以尊重的態度,放下自己的堅持,以開放的心陪伴先生一起成長。為了幫助丈夫作更好的決定,適時給予犯錯的空間,一起承擔錯誤的代價而不指責,反而讓先生對重要決定更加謹慎,事前徵求妻子或諮詢他人意見,共同討論。

一個真正優秀的現代新女性,或許在職場上叱吒風雲,但回到家,懂得柔軟身段,尊重丈夫「頭」的角色,願幫助他成為更好的領導者。這樣的妻子,必得丈夫的感激,以更多的愛與尊重來回報。

「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?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。她丈夫心裡倚靠他,必不缺少利益;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。」(箴三十一10-12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