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會長的話》教會衝突的「預防」與「介入」

作者:劉哲沛律師

教會是一群蒙恩的罪人聚集之處,人多、需要大,意見分歧,衝突何其多。有個人因素(個性,自律),人際因素(差異處理,尊重與信任),教會因素(聖經詮釋,神學立場、傳統與習俗,權柄與誤用,會章與體制),文化因素(中西文化,隔代),有會員之間、同工之間,領導層之間大小不同性質的衝突,如未醫治的傷等。人的本性是不喜歡衝突的,衝突來臨時如臨大敵,不是逃避不理,就是攻擊火力全開。但,這是神的心意嗎?

透過訓練預防教會衝突

「愛與衝突和睦事工」盼望教導信徒按照聖經真理回應衝突,過去十年來協助教會舉辦「月越精彩人生和睦講座」、和睦特會,開設季度「與和睦有約」主日學班,教授「人際關係與衝突處理」課程,疫情期間也透過雲端舉辦一場又一場的和睦講座,撒出無數和睦種子,培養和睦文化,加強人際關係及EQ情緒管理,協助建立「情緒健康」的教會,作測驗發掘個性類型與團隊建立,培養衝突回應的能力(傾聽、同理、協商、對話、腦力激盪創意性方案等),讓信徒有機會不斷的學習與成長,藉此促進群體中的成員有更好的交流,透明敞開的對話、反饋和表達關切的機會。

聖靈在每次課程、講座或訓練中對群體的人,也對個別的「心」工作,神的道落在好心田,就結出和睦的好果子。有一回一位姊妹在講座之後,特別留下來跟我們說:「今天聖靈使用你們對我說話,我在教會很久了,因為與某同工的關係出現破口,本來計畫在年底離開目前服事的崗位,也離開教會,我屬靈的家。心中很掙扎又擔心影響到其他人。但今天的信息提醒我、感動我、堅固我,我的服事是為了討神喜悅,不是討人喜悅,我決定繼續留在教會服事了。」

教會小組衝突事件

ABC教會設有小組運作的架構,大部分的會員歸屬小組,多年下來組員之間有深入的關係與情感。二位姊妹參加小組多年後,因個人需求,不多作說明就從A組轉換到B組,A組的姊妹組長長期委身照顧組員,在這事上受了傷。這個衝突若處理不當可能擴及二個小組的組長與組員關係,和上面的輔導或區牧,甚至牧師傳道人。如果領導收到資訊後,跳過「感性同理」和「理性溝通」,很快使用「行動語言」下達指示,會使同工的關係受損。一群沒有訓練的同工,和不留意如何回應衝突的人很可能擴大衝突層面,加深衝突級數,造成更多負面的影響。

負責監督幾個小組的區牧見證說,二位姊妹說明不清的「更換小組」,造成誤解。小組長覺得未被尊重,多年的感情也受傷了,作為區牧的他,未特別認真思考、對待小組長的需要,以為換組不需要小題大作,導致應是解決問題的「處理者」,反成了衝突的「當事人」──被認為是偏袒換組的姊妹,衝突有上升的趨勢。幸虧和睦訓練來得及時,訓練後區牧反省說,小組長「鸚鵡型」的感情豐富,被一位「貓頭鷹型」的冷酷或是「老鷹型」的決斷傷到了。感謝主,參加此和睦訓練,使用課程中教導的智慧與技巧,能及時轉彎,勇敢向受傷的小組長道歉。真誠地邀請當事人,透過精心安排溫暖的飯局,作了成功的「收尾」,化危機為轉機,讓衝突圓滿落幕。

牧師講章抄襲事件

XYZ教會是一個純福音派教會,30年前由一位老牧師帶著異象,從三家人在家裡聚會開始,發展至今已有300多人(中文組200人,英文組青少年兒童100人),並在郊區購置會堂。老牧師不在了,現在的曹牧師是第5任主任牧師,50歲來教會牧會才5年之久。教會的治理模式由會員選出20位左右的執事,與牧者傳道一起帶領,其中包括中文組一位傳道及英文組一位年輕牧師。教會屬會眾制或綜合運作的領導。

曹牧師個性積極,能幹、事工導向,重視權柄,屬於典型支配D型領袖,但講道平平。可近一年多來講台的信息有很大突破,讓他偶而露出不可一世的驕傲。因他不留意人際關係的細膩,讓一些年長弟兄及資深的執事,甚至其他二位年輕牧師傳道對他掌控的個性也有微言。

不料,一位執事無意間發現,曹牧師的講台信息有抄襲網絡名牧講道之嫌。這位執事與幾位好奇的執事將英文網站的鏈接與內容整理了出來,經過多次對照,證實了曹牧師在主日講道前發出來的大綱,原來是網路上名講員講過的英文講道大綱,題目稍微修改,內容80-90%幾乎是一樣的。這事很快就在執事會曝光,執事會主席和曹牧師確認了他經常使用網上名牧的講道(雖然曹嘗試想辯解是「參考」或「引述」),但他有自知之明,很快要求是否能無薪請假3個月思考這事。執事會立馬同意他在一週後就不用上班了。

教會正式公告僅說,曹牧師因個人因素請假3個月。至於未來是否再回來,如何向中英文組的會眾交代,大部分執事同工都不知如何處理。曹牧師請假不到一個月,許多會眾就知道緣由了。此事件在教會不同層面引起廣泛討論,因立場不同分成了幾個陣營:1、認為茲事體大, 侵犯智慧財產權不僅違反法律,領袖沒有榜樣沒有見證,必須嚴懲。牧師人格有問題,不是請無薪假,應引咎辭職才是;2、認為講台上的供應才是大家最需要的,引用或抄襲英文講道不是多大的罪,何必如此小題大作。何況能找到好的資源,加以整理應用,也是需要功夫的。是否違反版權,去交涉補辦手續就是了;3、認為事情的處置剛好恰如其分,等曹牧師三個月閉門思過後,回來認罪悔改就好了。

有人責備調查曹牧師講道內容的幾位執事,處心積慮的收集罪證,乃要抓牧師把柄,動機不純,對牧者愛心何在?更有人進一步保護曹牧師,警告執事會的程序不對,已經越權了(程序上應該私下請牧師改正就可以了,為何把事情鬧到此地步),希望執事會不要再越界作出超過他們所應該做的,這一派人還是希望曹牧師能回來,讓事情告一段落。事與願違,教會開始出現亂局,甚至於互相攻擊,有人對曹咬牙切齒,幾乎恨之入骨,無法再聽他講道了,警告他不要想再回來,否則……等等。

此時,若沒有聖靈的工作、德高望重的牧者,或超然中立、受過專業訓練、被信任的和平使者介入協助,聽取各方說法,透過教導,聆聽、輔導、調停,甚至仲裁等機制,提出合乎聖經的解決方案,讓大家遵行,教會將繼續陷入混亂,造成諸多的傷害,後果不堪設想。

教會衝突介入的過程步驟,包括:

1、全教會的和睦特會(Peace Conference);

2、個別的衝突陪伴與輔導;

3、主要衝突當事人的調停;

4、小型團隊的調停;

5、全教會的和好聖會(Reconciliation Meeting)。

走過的旅程請參考《愛與衝突》通訊第20期 – 教會領袖的「暗」室之「光一文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