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活力餐》我所經歷的那個深夜

作者:王沛恩

單身時,我曾見過歇斯底里的姐妹對著丈夫咆哮,以及毫無自尊、拼命想要挽回婚姻的倦容,心底的陰影多年都未平復。正因為我目睹過她的「夜」,所以一度害怕進入婚姻。而今,當我與丈夫翻山越嶺,走過「麥婚」的山頭時,除了感恩甜蜜的相處,更感恩那個難忘的夜晚。

憤怒的夜

夜深了,我仍不肯睡去。輾轉反側,我索性將丈夫叫醒,對著他嘟囔了幾句。我為這個家所犧牲的一切,難道他就視而不見嗎?

「然後呢?」

聽到丈夫淡淡地回應,以及稍許有些不耐煩的口氣,我頓時怒氣衝天,對著他的聲量提高了不少,「你難道不明白嗎?我已經受傷了!」

「別鬧了,行麼?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。」

這時,丈夫已經感受到我的火氣,但他不想起衝突,反而我情緒更激動了,吼著:「憑什麼你要指手劃腳?我一個人帶孩子容易嗎?」

「好好好!全家就你最辛苦,可以了嗎?能睡了嗎?」

「不可以!你心裡不認可我的付出,我要這個婚姻有什麼意義?」

說完,我有些愣住了。很顯然,丈夫也被刺激到了,因為在我們過往的談話裡,從未有過危險的字眼,以及眼紅脖子粗的狀況。

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是後悔跟我結婚了嗎?」

我一時語塞,內心五味雜陳。我後悔了嗎?這讓我想到幾年前的一次單身退修營會上,當時牧師將自己的婚姻問題袒露給大家看。牧師承認自己最先被師母打動的是她的美貌,但婚後的摩擦,以及巨大的落差,才是真正考驗人性的所在。那一次的聽道讓我很受衝擊,直到後來認識了丈夫,我們相識、相知、相愛,即便是在立盟約的時刻,我們也彼此告誡:對方不過是罪人而已。

然而,婚後的種種,未必都是那般清醒,更多的,有對神的小信,對自己的縱容,時光很漫長,夜晚也很難熬。而這些統統拷問著我的信仰,更挑戰著我與神、我與丈夫的關係。

我承認,某些時候,我像醉酒的婦人一般,對著丈夫胡言亂語,但自己的心也是比萬物都詭詐,難道我真的不曾後悔過嗎?

脆弱的夜

記得錢鐘書在《圍城》裡寫下了一段膾炙人口的話:「婚姻就像是一座圍城,城外的人想進去,城裡的人想出來。」確實,我已經在「城裡」,但細數丈夫給與我的,盡都是百般呵護,不求回報,為何我仍舊不滿足呢?

或許,是因為一家人第一次感染了新冠病毒以後,當時的我就算是頂著高燒,也要獨自陪護在醫院住院高燒不止的兒子,又眼睜睜地看著他高燒驚厥、搶救,卻無能為力。這些驚恐的碎片,仍會時不時地閃現在腦海裡,委屈、苦毒,還有不被醫治的痛苦。

那時,丈夫要去公司上班,並且經常加班,無法請假。於是,我硬生生地扛過那一週,但也被現實拆解到懷疑人生。

我也會軟弱地想,如果我一個人能夠搞定一切,為何還要一個男人呢?我不結婚不是更好嗎?女性就該獨立,不是嗎?難道必須依傍男人才能活下去嗎?

人在傷痛處,最為瘋狂。我徹徹底底地忘記了婚姻的意義,就連埋怨丈夫沒有騰出更多時間來陪伴我和孩子,都說得那麼理直氣壯。可我明明知道,他工作很忙,家裡需要他支撐著。但就是氣不過,想要看他低頭認錯的樣子。

直到過新年之際,丈夫主動找我說開了這件事,並向我認真地道歉,還用行動告訴了我,他捨棄了更多自己的時間,陪伴孩子成長,也給了我極大的安全感。

我也開始換位思考,若我是丈夫的角色,會怎樣?一定就可以平衡工作、教會服事和家庭的關係嗎?而面對一個像我這樣三句話不饒人的妻子,該需要多大的包容?憑什麼都是他在服事我呢?

回顧自己在婚姻裡,除了遇事不痛快大聲抱怨以外,還做過什麼嗎?有真正關心過丈夫嗎?體貼過他的軟弱嗎?所以,我有些羞愧地對丈夫回答說:「我不後悔!」

丈夫像是早已經知道了答案一樣,暖心地問:「妳能睡了嗎?」

我點點頭,看著他睡下,又起來,很認真地對我說:「我們兩個立盟約時就許諾過,在婚姻裡不提『分開』這類意味的詞,我們要同甘共苦,走這條天路,所以,妳也別瞎想。有情緒可以對我宣洩,但別苦了自己。」

「為了一片尿不濕,不值得!」我破涕而笑,他也笑了。其實我們這次的爭論僅僅是為兒子使用哪個牌子的尿不濕(尿布)而起,但在我咄咄逼人之下,讓兩個人的交通變了味。我甚至霸道地想要丈夫聽從我的,無論是兒子的吃穿用度,還是教育方式等,我都想控制好,要求他必須無條件地服從我。殊不知,我這樣做,就是在把丈夫從家庭的「頭」的位置上拉下來,然後把自己供奉上去,並且還想成為他的「王」,這不就是變相地把自己塑造成為他的偶像嗎?

過了一會,丈夫又起來,說:「我們一起禱告吧!」就這樣,這件小小的事情過去了。

被光照的夜

每每回想那個深夜所經歷的,無不感恩!這些都讓我看清楚自己內裡的醜陋,那些極強的控制慾、自私,以及偶像崇拜,都讓我無處遁形。我深知,若不是神的恩典,我根本沒法看清楚自己的罪行,以及那些隱藏很深的假冒偽善。

此後,每當我想狂飆時,總會想到丈夫勉勵我的經文:「一句話說得合宜,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。」(箴25:11)同時,丈夫幫助我在說話之前,多加沉澱與思考,不再莽撞直衝。

不知不覺間,我和丈夫結婚快滿3年了。而三週年又有著無比擲地有聲的定義:麥婚。這不僅表述了兩個人在婚姻裡都有成長和收穫;而且聖經中也提到,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,仍舊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」(約12:24)麥婚,就是兩粒「麥子」甘願捨己,一同被掩埋、被用盡了,才能結出更多芬芳的籽粒來。

然而,現代世俗的婚姻價值觀依舊認為,誰在家裡貢獻的金錢多,誰就有話語權。但我們基督徒的神學觀是,愛人如己。正如基督愛我這樣不可愛的人一樣,祂賜給我一個好榜樣、好丈夫放在我的生命當中,為要讓我看見祂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。

在日復一日的婚姻生活中,丈夫甘心樂意對我的服事,總讓我想到最後的晚餐前,耶穌虛己為眾門徒洗腳的那一幕。確實,愛是服事,而非享受。同時,我也更加確信,只有委身基督,不斷治死「老我」,才能得著新的生命,成長為神所喜悅的妻子、母親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