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衝突回應》如何面對牧者離開教會?

作者:成鳳樑

我是一位退休牧師,目前仍在事奉;過去帶職期間曾擔任長老。帶職或全職期間,都曾經歷牧者離職,其過程大都平和,但也曾遭遇因牧者離職,對信徒產生衝擊。謹分享過去經驗;當時教會處境;不足與失誤之處;如何彌補;教會如何在制度上作調整,避免重蹈覆轍。

相信神有美好安排

基本上,牧者事奉一段時間,選擇離開原服事教會,實乃稀鬆平常。因大多數教派的法規(Bylaw of Church or Church Order),對全職牧者聘期都有規定年限,當聘期年限屆至,除非通過續聘,否則該牧者即應去職。此作法乃教會界通例,與業界無所差異,照理並無不公之處。若是法規對聘期及其程序都有清楚規定,教會在處理過程中也是公正、透明且合法,該牧者如未獲續聘,或許心中感到不舒服,但也不致有太大的怨言。事實上,除少數極端情形,信徒大都很有愛心,也記念牧者的辛勞和努力,並顧念到牧家需要,不會輕言不續聘。若是該牧者仍未獲續聘,應該都有相當的理由,如信仰、品格、講台信息、牧養或人際出了問題,故牧者本身也該自我反省。更何況,作為牧者,縱無前述情形,既是神的僕人,也應該明白,引領他走事奉道路的,乃是呼召他的神,而不是教會的信徒與長執同工。若是未獲續聘,必定有神的帶領。即使不明白神當下旨意,也應該相信神會有更美好計畫,因祂的意念不但非同我們的意念,且高過人的意念;祂的道路同樣非同我們的道路,且高過人的道路(賽55:8-9)。作為神的僕人,在事奉的道路上,豈不應全然順服神的安排!

牧職不同一般職業

惟牧者與一般職業,在性質上迥然不同;牧者與教會信徒的關係,與一般職業中的聘僱關係,更不可同日而語。因為在一般的職業中,受僱人與企業主間僅是純粹雇傭關係,他只要在工作上克盡其責即可;然牧者則非僅如此,他雖受聘教會,但卻要負責以其信仰和生命造就、牧養並關顧信徒,牧者需在屬靈上與信徒建立生命共同體關係。正因如此,一位長期牧養信徒的牧者,若離開教會,信徒無論在屬靈和情感上,必定受到很大的影響;更何況,若是牧者因某種紛爭或衝突,被迫離開教會,或者因牧者本身的品格出問題,不得不離職,不但對信徒的屬靈生命產生傷害,情況嚴重時,還可能造成教會分裂。在教會界,發生這類案例並非少見。

個案分析

記得三十多年前,剛剛被推選為教會長老,當時該教會即將邁入建堂三十週年,牧師與長執同工開始籌備一系列的歡慶活動。同工在禱告中,不斷被神提醒、催逼,要為過去牧者的離職,深刻檢討與反省。若有過錯,必須坦然面對,並在神與人面前認罪、悔改。長執會遂決議,現任的牧師和長執應為當時教會所犯的錯誤,代表教會向離職的牧者道歉。其中第一位牧者,他是教會的創堂牧者,因其與長執在購買物品的事上產生爭執,僵持不下,以致教會內部紛爭不斷,餘波蕩漾,有一些弟兄姊妹為此憤而離開教會。其後該牧者因此未能通過續聘。這件事雖經過了十多年,該牧者如今已被主接走,但師母及其家人,仍耿耿於懷,無法諒解教會,師母遂婉辭受邀,拒絕參加慶典活動。於是教會便指派我和另外一位較資深的長老,代表教會前往致歉,終於解開師母多年來的心結。

另外一個例子是關於教會的第二任牧者,他的離職起因於師母在外兼職,遭到教會少數信徒不諒解。嗣後又因金錢上的誤會,遭誣指其品格有問題,導致該牧者未通過續聘。自此以還,他們便不再與教會有任何來往,自然也婉拒了教會的邀請。由於這件事錯在教會,因當時教會弟兄姊妹對師母兼職一事,多所誤解,且教會對流言並未予澄清;關於金錢誤會之事,也未予查證。從而造成部分信徒對牧師、師母品格有疑慮,導致該牧者的續聘案未能跨過會員大會三分之二的高門檻。基此,長執會決議,現任牧師及所有長老,應親自登門致歉。記得當時牧師表達教會為過去不公平對待牧師和師母,尤其是對師母造成無可彌補的傷害,實乃犯了極大的錯誤,除已向上帝認罪外,特向牧師和師母全家致上最深的歉意。說完之後,師母放聲大哭,我們也一同在主前抱頭痛哭,彼此接納。在師母坦誠地述說了多年來鬱結的心情後,接受了教會的道歉,且願在基督裡重歸於好。三十週年特別聚會當天,牧師、師母帶著笑容,重回教會,與弟兄姐妹一同歡慶。

檢討與反省

總結以上的論述,基於多年作為長老時的處理經驗,以及後來自己成為牧者,得以同時站在牧者角度重新思考,如何能妥適地處理衝突,俾將傷害減到最低。

容許犯錯,也勇於認錯

首先,牧者和信徒都不完美,難免犯錯。不幸發生問題,沒有教會敢說,定能處理得盡善盡美。我們必須在神和人面前,謙卑地承認自己不足,會犯錯誤。若有得罪之處,需勇於認錯,誠心致歉,尋求諒解,如此才有可能化解爭端,重新在主裡和好。

法規制度上的調整

其次,教會需在法規與制度上,對牧者聘任程序作清楚規範,例如:聘期年限?通過聘任或續聘票數?過半數,抑或三分之二;聘期年限?一年、兩年、三年或五年等,或不定期限。依我過往經驗,聘期不宜過短,因為牧養關係的建立,需較長時間,較短聘期,如一年或兩年,甚至三年,很難建立起深厚的牧養關係。特別是甫自神學院畢業的新手牧者,剛開始牧會,無論講道、教導或牧養,尚在摸索階段,不可能盡如人意,需長期磨練,短期即面對續聘,強人所難。若還要通過高門檻的三分二,對於新手牧者而言,確實不公平。況且若牧者每隔兩、三年就要面對續聘的壓力,他怎願對教會有整體、長遠的規劃呢?故過去的教會,並未在法規中明定聘期。會員大會僅就通過與否作決議,俟通過後再由牧者和長執,就聘期進行協商。因前車之鑑,該教會定規,首聘五年,續聘十年,其後則不再定年限,除非牧者主動離職。其次,初聘與續聘程序,究竟過半數抑或三分二。我認為,初聘須三分之二,好讓大多數會友認可;續聘過半數即可,如此傳道人只需忠實傳講、用心牧養即可,不必討好多數會友,也無須擔心得罪人。再者,教會若僅聘牧者一人,其配偶自得在外兼職,華人教會界向有買一送一的習慣,並不正確,應予廢除。

愛心與次序

最後,筆者提出兩項聖經教導,可供處理是類問題的基本原則:其一是愛心原則:「凡你們所做的都要憑愛心而做。」(林前16:14)其次是次序原則:「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。」(林前14:40)教會既需愛心,也要有次序,二者缺一不可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