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衝突回應》與教會領袖溝通

作者:高鴻勝

教會開完會後,兩位姊妹繼續竊竊私語,從她們的肢體語言看得出來,其中一位正在發洩不滿。我問了一句,有什麼事嗎?在幾秒鐘的靜默之後,那位不滿的姐妹便滔滔不絕地把她對另一位領袖的不滿說了一遍。我問她有找過那位領袖談嗎?她說:「沒有!」她解釋她「知道」他是「不會聽」的。不過她已壓抑多時,不吐不快,所以在開完會後,便與另一位心意相通的姐妹談。她們一面談,一面計畫要多找幾位弟兄姊妹,一起向那位領袖反映意見。

教會事工中有不同職務的領袖;從牧師、長老到執事或小組組長都是服事的領袖。弟兄姊妹若沒有與領袖溝通,便會產生很多的誤會,最後成為衝突。該怎樣回應「不願意聽」的領袖呢?在他背後互吐苦水,互相安慰,雖然沒有正面處理問題,但也算是互相關心。不過這樣做,真的沒有問題嗎?面對領袖是有權的一方,是否應該找更多同情自己的人去幫忙,領袖怎樣也會給其他人面子吧!這樣是否就更有效呢?

在回答這些問題前,我嘗試作兩個大膽的假設:1、你大概想到你的教會中,至少有一位你認為是「不會聽」的領袖。2、你曾經與另一位弟兄/姊妹互相傾訴對某位領袖的不滿。新約聖經書信中,每封給教會的信裡,使徒多少都會勸勉教會要合一、要彼此和睦(羅14:19;弗4:3;林前1:10;帖前5:13;彼前3:11)。可見不和睦的事從早期教會到現在都一直在發生,你我的教會也不例外。神的話語是有功效的,在此要探討弟兄姊妹對領袖有意見時,不敢和不想表達的問題。

背後談論產生問題

當弟兄姊妹對教會的領袖有意見時,在背後談論是最傷害教會的作法,卻又是最常見的作法。聖經告訴我們,在背後談論、說傷害他人的話是愚昧的(箴10:18)。保羅在羅馬書中解釋,在背後說別人壞話、誹謗人,是神任憑人的私慾的結果(羅1:30)。

可能你沒有想得太嚴重,但每個罪都是由小開始。當你在背後控訴對另一個人的不滿時,你就是在另一個無關痛癢的人面前論斷另一人的罪,在另一個人面前控告他。事實是,那個領袖可能有錯,也可能沒有錯。不過,為了能夠抒發自己不滿的情緒,你不介意把這個領袖的罪,呈現在另一個人面前,不負責任地敗壞他的名聲。你自己不相信這個領袖,你也不要其他人相信他,一心要與那位領袖對立,強調你有多麼的好,那領袖是多麼壞,多麼愚蠢;你振振有詞,很有道理,你要另一位認同你是多麼的無辜,你被那領袖欺負、藐視,甚至被傷害。剛開始時,可能只是對領袖有些微言。日子久了,微言越來越多,對領袖的不滿演變成為一座冰山。一個小事情便能觸發一場衝突了。

領袖也有軟弱的時候,甚至會犯上嚴重的錯。所以,作領袖的前提是,他們是被甄選過(提前3:1-7),有領袖的資格才能帶領教會。如果有人控告那些經過嚴格標準下選出來的領袖,是非常嚴重的事,教會需要認真的處理。聖經告訴我們當領袖犯罪時,若要控告他,需要「兩三個見證」(提前5:19)。意思是要有確實的證據,不能信口開河,胡亂控告。

在背後談論,而沒有給對方辯解的機會,並不能讓那人知罪,以致有機會認罪悔改。若要有兩三個人的見證,當然那兩三個人會先溝通。不過這種溝通不是在背後談論控告,而是要弄清楚事實,然後提出來,其討論的動機絕對不一樣。所以,第一步,當某人對領袖有意見時,應該即時向領袖反映,很多時候反映的事情弄清楚了,其實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。當中可能要學習彼此相愛,彼此接納,彼此寬恕;因為愛能遮蓋許多的罪(彼前4:8)。

在繼續討論前,我要先強調一點,因為我也算是教會領袖。身為教會領袖,我們要先以基督的心為心(腓2:5),謙卑的服事群羊。不能讓會眾認為我們是高高在上,遙不可及的,以致沒有人敢與我們說話,表達他們的不滿。

與領袖溝通

為何我們不太願意向教會領袖表達我們的不滿呢?不妨停下來想想原因。

「懼怕」往往是不願意和領袖交流意見的原因。除非你認為「愛」能使你甘心樂意的接納,否則你的不滿還是會繼續存在,而醞釀成更嚴重的後果。懼怕行事是沒有出路的,我們必須依靠神的話。「懼怕人的,陷入網羅;惟有倚靠耶和華的,必得安穩。」(箴29:25)本文開始的兩位姊妹不願意向領袖表達她們的不滿,原因是她們「懼怕」。她們的動機不是想要解決問題,不是不屑與那領袖溝通,而是懼怕被拒絕,懼怕丟了面子,懼怕不被人接納,懼怕自己錯了等。

舉個比較極端的例子,如:當不滿牧師講道的內容時,你願意和牧師溝通嗎?可能你會說,因為牧師的講道是帶有權柄的,我對牧師的講道有意見是否表示我驕傲、不謙卑呢?

這個問題首先要問自己,是否因為自己的驕傲而批評牧者的講道?我們要謙卑地聽信息,不代表講台是完美的。若你真心認為牧師講道的內容有問題,你的態度不是去質問,或要糾正對方,而是要去了解。講道是單方向的,有可能是表達不清,也有可能是誤解,所以第一步一定是向牧師弄清楚。你會懼怕這樣做嗎?

如果你選擇不表達,求主給你一個甘心樂意的心聽道。我認為你也可以與其他弟兄姊妹分享,看看他們有沒有這種想法,動機不是要批評,而是要弄清楚。如果你不能,心裡有鬱結,然後向其他人埋怨,問題便開始了。你雖然沒有直接向牧師表達,但你卻向其他人表達不滿,這樣對那位牧者是不公平的。因為你在背後論斷牧師,卻從沒有給牧師機會解釋。你可能誤會了他,或者你們真的在信仰上有不同的見解。若你認為牧師的信仰出現問題,便應該先和他溝通,然後按著教會已有的機制來處理。

很可惜,有時整個教會都溝通了關於牧師的問題,卻沒有一個人去找牧師澄清問題是否存在。來找牧師談時,便是一群人向牧師表達他們的不滿,牧師一頭霧水,這才發現原來那麼多人對他有意見,積累了那麼多的事,他都不知道從何解釋。試想牧師還能夠在這種情況下服事嗎?同樣地,領袖們,如果你的教會真的向你表達他們對你的意見,你有沒有屬基督的品格,願意謙卑地「聽」呢?

篇幅有限,不能詳細說明解決教會衝突的細節,盼望大家不要因為害怕,而輕看小事情不去解決。不要在背後論斷領袖的不是,他不一定對,你也不一定沒有錯。唯願大家在主裡坦誠,尋求和睦合一,正面地向領袖表達你的意見。「你們若是熱心行善,有誰害你們呢?你們就是為義受苦,也是有福的。不要怕人的威嚇,也不要驚慌,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。」(彼前3:13-14)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