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衝突回應》看見和看不見

作者:義路羊

在服事裡衝突是難免的,處理好衝突的關鍵之一,在於以什麼眼光和態度來面對和處理衝突。就如我因為自己心態和視角的轉換,看見過去看不見的觀點,而帶出不一樣的結果。

更換地點的衝突

多年前,我和教會幾位同工加入一個宣教機構,到亞洲各地參與短期宣教和門徒培訓,同工們以小組為單位,被安排在不同地區服事。因為我過去工作的緣故常去一些城市出差,對當地的情況比較熟悉,也認識一些當地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姐妹,所以我參與短宣和門訓的地點就是我常去的地方。幾年下來,我們在當地有美好的服事,也跟當地的教會建立起親密和互信的關係。

出乎意料地,突然有一年,從行政同工所發出新的事奉分配表裡,發現我事奉的地點變動了,我被安排到一個偏遠、人少、我從來沒去過的地點服事,而同小組的其他同工還是留在原來的地點服事,唯有我被調動,由一位新的同工代替我。然而,竟然沒有人事先跟我溝通有這樣的變動,也沒有在發布新的事奉分配表前照會我一聲。我很納悶,不但感到意外,也覺得沒有受到尊重。

衝突中的感受

為了要瞭解為何事情如此發生,是誰做的安排,背後是什麼原因,為什麼不跟我先商量,我就去問行政同工,她說她只是根據機構工場主任的指示作了改動,並不知道為什麼?我只好去問工場主任為什麼把我調到另一個地點服事?他說這不是他的意思,而是機構負責人叫他這樣做的,他只是傳達信息給行政同工,他以為這是經過我同意的。既然如此,我就找機構負責人問清楚是怎麼回事。這位負責人是我認識多年的一位屬靈長輩,過去我們在一起服事,有一段時間他還作過我的屬靈導師,他是一個有主見、有能力和個性強的領導者。我寫了電子郵件問他為什麼單獨把我調開,到完全不熟悉的偏遠地點,而不先知會我,和我商量一下。

因為覺得自己不被尊重,又認定這樣的安排不合理,不自覺地我有了不滿的情緒,郵件中多少帶著些質詢的語氣。我問他為何作此變動,尤其明明知道我在原來地點的服事蠻有果效的,並且就算要作調整,為何不事先和我商量,問問我的看法和意願。

可能是我郵件裡的口氣不太友善,沒有尊重他是過去幫助過我的屬靈長輩,他似乎很詫異接到我的郵件,不知道怎樣回應我。先是模棱兩可的說,服事工場的安排是工場主任負責;後來又說他認為我可能會樂意換換環境,與其他的同工配搭事奉,這樣對我也很好;最後,又說一個團隊的成員應該接受機構整體的安排。總之,整個溝通過程,他沒有向我道歉,他的回答讓我覺得沒有合理的解釋為什麼作這樣的調動,又好像我根本不應該來詢問這件事。結果使我更加不滿,我們的關係變得尷尬又充滿張力。

重新審視

過了幾天,當我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,重新審視這件事情發展,我意識到自己的一些問題。我只看見自己的需要和對方的問題,在情緒裡看不見對方的觀點和自己的問題,我審視、整理了我「看見和看不見」的觀點

1、我只顧自己的喜好,想要在熟悉的環境、跟熟悉的同工一起服事,而沒有想到配合整個團隊的需要。

2、我沒察覺到自己帶著世界的價值觀在服事,著眼在服事對象的人數多少、地點是否對自己方便等因素;我選擇在人多、地點方便的城市,而不太樂意去偏遠、人少的地點服事。

3、我沒有看見凡事神在掌權,我可以信靠祂差遣我到不同的地方服事,就算是到偏遠、人少的地方,神也一樣記念和帶領我的服事,可以用我將祂的福氣帶給那裡的人,並在新的環境裡學習如何更多地依靠祂去服事眾人。

4、我掉在沒被尊重的負面情緒裡,只看見別人的疏忽和對不起自己的地方。我以質詢、挑錯的態度和屬靈長者溝通,甚至一度以為對方是霸道的個性,懷疑他對人偏頗、厚此薄彼,而忽略了他過去是我的導師,對我有相當的認識,他也是最有經驗的同工,非常了解工場的需要,他的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,或者他可能太忙,調整事奉人員時沒有深思熟慮,或是忘記事先和我溝通,但他對我並沒有任何惡意。 

5、我沒有意識到,我在情緒裡的反應是帶著受害者的委屈和怒氣。在這樣的情緒下,我的態度、言辭會使對方不舒服,容易造成也在血氣裡反應。我若是以謙卑、平和的態度來溝通,多聽聽對方將我調動到新地方服事的想法,有什麼期望,再表達為什麼自己想要留在原地服事,但還是會尊重機構最後的安排。我相信這樣的態度會帶來更好的溝通,增進彼此的瞭解和關係。若是對方真有什麼疏忽,也可以幫助他將來在安排的事上更加謹慎處理,避免造成同工的困惑和誤解。

當我靜下來思考這個衝突時,神幫助我「看見」過去「看不見」的衝突層面和觀點,於是我向神禱告:天父,幫助我在價值觀上不斷地心意更新,凡事不以自我為中心,不在血氣裡反應,也幫助我修復與這位長輩同工的關係。

我動手寫郵件為我的態度道歉,走向那修復關係的路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