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衝突回應》我必衰微才能保守和睦

作者:張提摩太

教會的會章中,把牧師和長老放在同等的屬靈領導地位,但在會眾的心目中,教會事工的帶領和管理,牧師還是比長老高一些。所以,如果發生衝突,解決問題最終還是會升級到由牧師作最後決斷。

從人的實踐角度看,避免教會衝突、實現和睦的最重要把關人是牧師。但是,牧師若因此認為自己是教會距耶穌最近的人,或如當年雅各和約翰認為他們最有資格坐在耶穌的左右兩邊,這樣就很難真正認可耶穌說的:「你們知道,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,治理他們,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。只是在你們中間,不是這樣。你們中間,誰願為大,就必作你們的用人;在你們中間,誰願為首,就必作眾人的僕人。因為人子來,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乃是要服事人,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。」(可10:42-45)也很難保守教會在基督裡的和睦,還很容易導致教會分裂。

領袖之間的衝突

有個教會的英文堂青年要發起一項特殊需要的事工,卻遭到國語堂一些同工的反對,因為財力和人力資源不足,時機尚未成熟。但英文堂覺得需要很大,是傳福音的好機會,雖有困難卻應全力以赴。這種爭論變為兩個堂會牧師的矛盾,因為兩位牧師一直在爭取教會最後的決策權。經長老們介入,執委會還是決定開啟這項事工。這事工在社區引起很正面的迴響,吸引了許多非基督徒參與並歸信耶穌。兩位牧師的角力被暫緩了下來。

一段時間後,國語堂牧師在認為長老們偏袒英文堂牧師之下,悄悄召開只有國語堂執事參加的會議,引用經文自比是被擊打的牧者,只得準備離開教會。牧師要同工們保密,直到他找到服事的教會。沒有想到參加會議的執事們發現這不合乎教會章程,就將會議內容匯報給牧師長老團,並質問教會高層出了什麼問題。

牧長團立即召集會議,詢問國語堂牧師,並準備開始解決兩位牧師的衝突問題。但次日,牧師就提交了辭職信。牧長團和執委會一方面接受辭呈,另方面通過各種渠道和國語堂牧師會談,盼望他收回辭呈,繼續一同建造教會。但是,他們力爭和睦解決問題的努力卻失敗了。最終,牧師帶著部分會眾,另外組建了新的教會。分裂震動了周圍的華人教會和華人社區,導致福音事工低落。

然而,即便在如此混亂和痛苦中,聖靈依然作工,大多數聖徒還是努力地「凡事謙虛、溫柔、忍耐,用愛心互相寬容,用和平彼此聯絡,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。」(弗4:3)這是本文的重點所在。只有在如此大風浪中,我們才領會到什麼是「耶和華坐著為王」(詩9:7;詩29:10),也才看到聖靈如何建立弟兄姊妹。下面是諸多情景裡的片段:

自我約束

在傳說紛飛時,牧師長老團和執委會定了規定:如果國語堂牧師不在現場,絕不面對會眾為牧長團和執委會辯護。領袖們根據羅馬書十五章1-7節的教導,認為應該給牧師當場為自己辯護的條件,避免無意間以不合事實或不全面的資訊誤導會眾,形成論斷,加深對他的傷害,不利於他回歸團隊。這樣的做法,保守了領袖們的言行不被指責為「落井下石」或「煽風點火」,也保守了以後面對那位牧師時仍可以心平氣和。然而,卻不利於遏制謠言暢行,讓領袖們長期遭受不必要的誤解,或許也因為這種自我約束,使得領袖們無法對會眾講明真相而成為最終分裂的原因之一。

甘願受屈辱

衝突爆發後,一些會眾怒氣很快就轉到牧長團的召集人身上。正巧,這位長老突遭裁員失業,於是有人說是神的懲罰。長老難免心裡氣憤鬱悶,甚至有退出牧長團的想法。然而,在靈修時,聖靈帶他讀到:「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,為神奧秘事的管家。所求於管家的,是要他有忠心。我被你們論斷,或被別人論斷,我都以為極小的事;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。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,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;但判斷我的乃是主。所以,時候未到,什麼都不要論斷,只等主來,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,顯明人心的意念。那時,各人要從神那裡得著稱讚。」(林前4:1-5)他明白他的失業是神的安排,讓他可以專注帶領教會處理好這次動盪,盡可能減少傷害。

他與其他長老一起安排兩位牧師面對面和好;和其他長老分頭邀請指責他的同工們吃飯,挽留會眾不要離開教會;並且一起決定所有國語堂的長老暫停講道半年,請外來的傳道人證道。

將近一年後,總算塵埃落定,教會進入創傷修復期,神給這位長老一個更能發揮專長、有更高收入的外州公司。這位長老進入新公司後,繼續見證傳講耶穌,努力服事,直到多年後一個主日證道時,倒在講台上,回了天家,實現他忠心事奉基督到底的願望,也成為教會合一甘願受屈辱的榜樣。

學習謙卑、以恩慈相待

教會動盪期間,牧長團和執委會面臨教會年度會員大會是否召開?牧長團經過禱告,認為應該如期召開,讓會眾知道神的教會是穩定的。但是,擔心一位開創教會的長老已屆期滿,只有連選才可能連任,但他的連任很可能受到阻礙。很多同工勸他自動退選,經過禱告,長老說聖靈要他體會羅馬書十二章16-21節的教導,經歷冤屈、學習謙卑,於是要求把他的名字留在選票上,不過他不會在現場,避免激惹會眾。

果然,在會員大會上,因為一些人用手段使得這位長老以幾票之差落馬。開票一公佈,會場立即炸鍋,氣氛緊張。這時,一位前任長老站出來,分享以弗所書第四章,說:「我堅決反對在教會裡結幫組派。但既然已經如此,我們都當與蒙召的恩相稱,停止苦毒、惱恨、忿怒、嚷鬧、毀謗,以恩慈相待,彼此饒恕。」會場漸漸平靜下來。事後這位被「趕下台」的長老告訴同工,在前一晚聖靈已經讓他在夢裡看到投票的結果,也看到大家順服教會章程和選舉結果。兩年後,在母會的支持下,一個有完整牧長團和執委會體制的獨立華人教會設立,那位長老也在其中共同參與帶領,且蓬勃發展至今,為教會合一作出美好見證。

不能咒詛,只能祝福

教會動盪期間,牧長團堅持給國語堂牧師發工資。認為他是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,不希望他生活遇到困難。後來,雖得知牧師在附近建立新教會,依然說服執委會,繼續發放工資半年。牧長團告訴大家,這位牧師離開前已經連續服事6年,按照教會慣例,第7年理當有半年帶薪「安息年」。縱然他分裂教會不對,但之前的服事不能被否認,不能在怒氣中毀掉教會的屬靈和管理原則。

教會領袖堅持按照歌羅西書三章12-15節的教導,告訴會眾對去了新教會的弟兄姐妹,不能咒詛,只能祝福;並告訴各團契主席對去了新教會卻還在原來團契的人,「既然他們已經去了新的教會,就不要再爭論事件中的對錯,也不要試圖拉他們回來,只要繼續和他們在團契裡一起讀經、禱告、彼此相愛就可以了。他們的成長自有聖靈指引。」也告訴會眾,要真心盼望新的教會可以成為另一個見證耶穌的群體,我們和他們沒有競爭,只有合作,因為都是基督的身體,雖然新身體的產生過程非常痛苦。

祂必興旺、我必衰微

可惜的是,當初過去的會眾目前只有兩三家還在那裡,其餘的或者回到原教會,或者去了其他教會。當然,也有人不再去任何教會。「凡事都不可虧欠人,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;因為愛人的,就完全了律法。」(羅13:8)對那些完全離開教會的聖徒,教會對他們是有虧欠的。唯願聖靈作工,重新帶他們回到基督的身體裡。

教會的衝突,無論大小,與教會的管理體制、教會與信徒的神學觀念、信徒的個性特點和屬靈生命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。那些導致傷害面積大、惡果持續的巨大衝突,都是上述因素未能妥善處理,在醞釀了相當時間後的大爆發。事實上,如果教會牧師長老真正效法基督的僕人式領袖,凡事都秉承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」(約3:30)的原則,且甘心我必衰微,讓他人被聖靈興旺,就可能將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甚至不會走向衝突,也免除了傷痛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