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界線》教會權柄的界限

作者:成鳳樑牧師

近來台灣有某位校園團契資深領袖,因涉嫌長期利用權勢對其所屬同工施以性騷擾及性侵害等行為,受到社會關注,導致教會形象遭致極為負面的影響。由於該案目前已進入司法程序,筆者不便置評。惟該事件涉及一個非常重要、卻不被教會重視的問題,那就是權力或權柄(the power of the church)的正當使用(legitimation)及其界限(limitation)問題。

國家權力需加限制以保障人權

有關權力或權柄的界限,我們首先想到國家權力的問題。西方社會為避免國家權力無限擴張,以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,於是政治哲學家約翰‧洛克(John Locke)等人,提出了「有限政府」(limited government)及「權力分立」(separation of powers)的機制,藉此限制國家權力的濫用,而此觀念也成為現代立憲政府的政治實踐,並落實在各國憲法的基本架構之中。

教會應為權柄的運用設立界限

除國家的政府運作涉及權力外,教會作為一個有形的組織體,其內部運作亦涉及權力問題。國家政府的權力行使,有其界限;同樣地,教會內部的權柄運用,亦有其界限。儘管二者的權力均源自上帝(羅13),但其間仍有本質上的差異。

作為教會牧者及法學者,對於教會發生此事,著實感到遺憾。惟事情既然發生了,就應該認真去思想,探究問題的根本原因為何?事情如何發生?為何會發生?如何防止其再發生?以上問題均需仔細探討。

華人教會深受威權文化的影響

基本上,此問題的關鍵在於「權力或權柄的界限」(limitation of power)問題,一則涉及教會領袖對權柄的濫用,或錯用、誤用及不正當的使用;他則涉及相關教會弟兄姐妹對權力或權柄缺乏正確的認識,以致產生誤解,從而長期容忍領袖權柄越界的行為。另外,此問題也與教會文化有關。華人教會或機構雖處在民主社會,長期以來受濃厚的威權文化影響,對權柄有著盲目的順從;在面對領袖發生問題時,不願意積極正視,總是以鄉愿的態度,優先保全領袖的顏面及教會的形象,卻罔顧受害信徒的權益。

教會擁有聖靈賦予的屬靈權柄

在此,我們需探討的層面包括:究竟教會的權柄是什麼?其性質為何?應否加以設限?若是,如何設限?以下我們將就這些議題,逐一加以探討。

首先,教會的權柄在性質上是「屬靈的權柄」(spiritual power),由聖靈所賦予。復活主向門徒顯現後,賜下聖靈,藉此賦予教會赦罪的權柄主向門徒宣告:「你們赦免誰的罪,誰的罪就赦免了;你們留下誰的罪,誰的罪就留下了。」(約20:21-23)此乃神在地上設立教會的目的。故教會被基督賦予屬靈權柄:透過福音傳揚,帶領人歸信基督;奉三一神的名,為他們施洗,進入教會;經由門徒訓練,造就信徒生命,繼續為主作見證,領人歸主(太28:19-20)。此即教會所擁有的屬靈權柄。

教會權柄不應濫用、誤用或錯用

其次,教會的權柄需藉教會領袖(包括機構)來運作,其設立雖透過教會或機構的產生機制,但最終出自聖靈的工作。保羅第二次宣教結束,返回耶路撒冷,途經米利都,在那裡召聚以弗所眾長老,對他們說:「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……」(徒20:28a)。意思是,教會領袖是由聖靈親自挑選。教會的權柄既是屬靈的,領袖們在運用此權柄時,須符合聖經教導(提前3:1-13)。故教會領袖在使用權柄時,應受聖經教訓與原則的限制(提後3:16),非但不能濫用、誤用或錯用,更不應採取不正當的手段,即便世俗的方法,也不宜在教會中使用。

教會權柄應積極用來造就信徒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再者,教會領袖使用權柄在於「牧養神的教會」,因此,聖經教導:「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,也為全群謹慎,牧養神的教會。」(徒20:28b)權柄既為牧養信徒而存在,故其在使用權柄時,豈不應謹慎為之,怎可恣意妄為,濫用、誤用或錯用,甚至不當使用!不但如此,主賜給教會權柄的目的更是具有積極的作用,就是「要造就你們,並不是要敗壞你們。」(林後10:8a)就以前述個案而言,該案所涉及的男性領袖,長期對女性下屬實施性騷擾或性侵害,毫無問題是屬於權柄的濫用及不當的使用。

信徒拒絕順從不具正當性的權柄

就教會信徒或機構成員而言,在與領袖互動過程中,唯當其正當地運用屬靈權柄,其行使始具正當性(legitimacy),否則信徒或機構成員自得不服從(disobedience)。進一步言,信徒在面對前述情形,非但不應曲意順從,更不應委曲求全,反而要憑愛心說誠實話,大膽地向教會的長執會、執事會或機構的理事會、董事會等,提出申訴,免得犯錯者持續行在錯誤中,讓更多信徒繼續無端受害。

教會內部應設立信徒申訴管道

為使信徒處於類似情境,有正常的管道進行申訴,建議各教會應在內部建立處理性騷擾或性侵害及其他類似制度。目前無論在北美或台灣,教會均應依國家法律,在教會內部制定性騷擾防治及處理等相關辦法,一則作為教會領袖實施權柄的規範界限;他則也讓所有信徒在遭遇性騷擾或性侵害時,不致投訴無門。

教會服從具正當性的國家法律

此外,教會權柄除受聖經教訓或原則限制外,同時也受國家法律的限制。因每一位基督徒均身處兩個國度,一則是天國的子民,他則也是地上國的公民。故基督徒除應順從聖經教導外,亦不可忽略國家所制定的法律,除非該國法律因違背聖經教訓與原則,致失其正當性(legitimacy),否則都有遵守法律的義務。聖經教導:「在上有權柄的,人人當順服他,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。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。所以,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;抗拒的必自取刑罰。」(羅13:1-2)準此,教會或機構領袖如因濫用、錯用、誤用或不當使用其權柄,除逾越教會內部規範界限外,同時也觸犯國家法律,此時遭受侵害的信徒,自可依其所屬各該國制度,經由法律的正當程序,就其所受的損害,尋求司法救濟。聖經也教導:「你們為主的緣故,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,或是在上的君王,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。因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……。」(彼前2:13-15)是故,就前面個案言,相關受害信徒除可向教會或機構申訴外,亦可同時向司法機關提起訴訟。若是教會不積極處理,受害信徒自可越過教會或機構,直接訴諸司法程序。就像該案的受害人,雖向該機構的董事會提出申訴,在無法得到及時的幫助時,有權直接訴諸司法,不應有所顧忌,此種作法並不違背聖經教導。

總括言之,教會權柄與國家權力相仿,均應加以限制,不得無限擴張。為防患其濫用,必須加以設限,誠如十九世紀的英國爵士阿克頓 (Lord Acton)所言:「權力使人腐化,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」,這絕非危言聳聽,毋寧是人的罪性使然。儘管教會權柄與國家權力的限制,在性質上有所不同,惟為避免權力或權柄的濫用、錯用、誤用或不當的使用,均須對其設定界限。而教會權柄的界限乃在聖經的教訓與原則,以及具有正當性的國家法律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