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會的界線》教會服事要有界線嗎?

作者:義路羊

在教會多年的服事裡,我不時碰到一些關於服事界線的問題,列舉幾個案例如下,你可能也經驗過類似的情況。

黃姐妹:「我時常看不到我的先生,他常常在忙教會的事,沒有時間顧家庭,因為他好講話,不知道怎樣說『不』,所以各部門負責人都喜歡找他。

彭弟兄:「我答應在主日學服事兩年,現在都超過五年了,我感覺疲累,想要休息一段時間,但是又沒人接替我,只好繼續做下去了,不然能怎麼辦?

張姐妹:「牧師找我負責教會某某服事,我沒有這個負擔,也覺得對我不合適,但我不好意思說『不』,因為他過去幫助過我,該怎麽辦?

李弟兄:「這是王執事的事工範圍,為什麼變成要我來負責呢?」林長老:「教會的服事是服事神,怎麼還分什麼誰的工作範圍!」

陳牧師:這是我從神領受的異象,你們長執同工為何不配合去做?」長老們這是你個人的意見,我們認為會把教會帶向錯誤的方向。你要知道,牧師一切重要的決定必須先得到我們同意才能執行。

設立界線的基本原則

這些問題的背後往往是我們在界線」上出了問題。有些人以為在教會裡不應該講界線,教會強調的是愛、是犧牲,設立界線好像就成為自私的人,我們甚至有壓力,怕別人因自己設立界線而生氣或受傷。這些看法是對界線的迷思,不瞭解什麼是界線,和界線的目的與功用。讓我們先瞭解設立界線的一些基本原則。

第一,聖經給我們一些關於界線的例子和教導。譬如,神在創世之初就設立了界線(創世記2:15-17),叫人在界線裡享受自由。耶和華神吩咐他說:「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,你可以隨意吃」,同時耶和華神也叫人避免越過界線而承受惡果:「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你不可吃,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!」在福音書裡,主耶穌在眾人到處找祂醫病、趕鬼時,祂並沒有被眾人的需要牽著走,卻往別的地方去傳道,祂知道自己的使命,祂在忙碌的服事裡是有界線的,所以往別處去了(馬可福音1:35-39)。這些經文告訴我們,設立界線不是就是自私、不對的。

第二,設立界線為的是幫助自我管理。界線劃分清楚了「主權」與「責任」,幫助我們管理好在界線裡的自己,順從聖靈,自我節制,對自己的想法、感受、行為、態度享有主權也負責任,我們也尊重別人的界線,因為在他設立的界線裡,他有他的主權和責任。  

界線讓我對別人有說「不」的自由,也可以甘心情願地說「是」而採取行動的自由;請注意,我們不可能替別人立界線,也不可能強迫別人照我們的意思行,那是行不通的,因為我們改變不了別人,只有神才能改變人,但是當我們設立適當的界線並且管理好自己,還是會對別人產生影響的。

第三,界線不是永遠一成不變的,我們需要從神來的智慧,根據情況調整設立的界線。譬如,加拉太書六章2-5節教導我們,一方面要互相擔當重擔,同時每個人也必須擔當自己的擔子。我們要有智慧分辨,這個擔子是不是別人自己應該和能夠承擔的,我們是否有能力和責任擔當他的擔子。根據不同的情況,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界線和做法。

服事的界線

有了上面對界線基本的瞭解,讓我們來探討如何應用在前面提到的案例。

首先,前三個案例的主要問題都出在服事上沒有設立界線,或是雖然有界線卻不知道如何維護界線。

黃姐妹的先生在服事上顯然沒有設立界線,他不明白自己有家庭的責任,必須在教會的服事上有界線,譬如定下時間的限制和參與什麼服事界線,至於界線的細節,他可以基於自己的恩賜,和妻子討論,一同尋求神的帶領作出決定,同時也與牧師、長執、同工們交通,告訴他們自己的有限,請他們理解甚至幫助設立合適的界線,使自己能夠顧到家庭。

彭弟兄的情況也是類似的問題,他答應委身主日學兩年的服事,這是原先設立的界線。當期限滿了,他可以自由地選擇離開主日學的服事,或是甘心情願定下新的服事年限。教會各樣事奉需要弟兄姐妹一同的參與,彭弟兄可以按自己的能力並尋求神的心意,來決定是否承諾繼續在目前的崗位上服事,而不是勉强、被動的服事,這樣的服事很可能對自己和被服事的人都沒有益處。

張姐妹的難處是人情的包袱,覺得有壓力去做自己沒有負擔也不覺得合適的服事,尤其是帶領、負責該事工。其實,人情的壓力往往是自己加給自己的,在基督裡有健康的自我認識,是我們設立外面健康人際界線的先決條件,因為界線都是由內而外的。張姐妹既然已經很清楚不適任這個服事,無論教會牧師是否真的因為幫助過她而有所期待,她可以對牧師提出自己的考量和擔心,並對自己最後的決定負責,有心理準備接受牧師對她所作決定的正面或負面的回應。

第4和5個案例,除了人際界線之外,也牽扯到有關教會權責的界線。

李弟兄的問題是林長老在服事上沒有權責界線的觀念,然而教會服事是需要有權責的界線,否則會產生責任不清、事工混淆、執行上沒有效率的弊端。面對林長老要求去做王執事範圍內的工作,李弟兄可以分辨是否要去幫助王執事,如:王執事是否因為某些原因無法勝任,我願意在愛心裡分擔他的工作(加拉太書6:2: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);或是,王執事能夠承擔他負責範圍裡的事,我自己也有許多服事,我拒絕替他負責他的工作(加拉太書6:5:各人必擔當自己的擔子)。界線幫助我們在別人的重擔上去「幫助」他,但不是「替」他負責,使他的擔子成為自己的擔子。

最後一個案例。陳牧師和長老們因為對彼此的權力界線沒有共識而造成衝突,背後的原因可能是:權責的界線沒有劃分清楚;有權責界線的劃分,但是對當事人沒有溝通清楚,或是其中的一方不尊重權力的界線。

在教會治理上,同工之間的權力和責任需要設立清楚的界線,界線劃分清楚可以幫助避免不必要的衝突,設立好的界線也需要清楚的溝通和維護。通常每個教會都有已經建立的治理機制,但是對同工,尤其是新同工一定要有清楚的溝通。當有同工越過界線,另一方可以在愛心裡提醒對方,以溫柔的心對待並維護界線,也藉此機會彼此溝通,保守合一。若是新成立的教會還在設立治理機制、權責的界線,同工之間必須彼此謙卑,充分溝通,一同尋求最適當並且符合聖經教導的治理方式。

設立健康的界線,是為了更好的保護、管理在界線內的自己,減少彼此的傷害。雖然每個人都擁有設立界線的主權,但我們不要忘了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二章7節的教導:「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待人。」讓我們在彼此相愛、保守合一的原則下,尋求神的帶領和智慧,謹慎的設立界線,也願意隨時調整,使我們在教會的服事更有果效,榮神益人。

Scroll to Top
站內搜尋

管理員登入

訂閱愛與衝突電子報
將不定時獲得最新活動通知和通訊季刊